当前位置:

仁宗新闻网 > 财经 > 数字化转型是由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演进的重大变革

数字化转型是由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演进的重大变革

数字化转型是由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演进的重大变革
发布日期:2019-10-31 07:38:16 信息来源:管理员 访问: 2299

编者按:数字转型是影响整体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系统变化。为了把握数字转型的战略机遇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“重塑体系:把握数字转型的战略机遇”课题组对数字转型如何影响经济发展、劳动就业、包容性发展、伦理道德、行业监管、国家税收、经济统计和经贸规则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前瞻性、系统性的研究。

重塑系统:把握数字转型的战略机遇(1)经济发展

袁俊·马东明元

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,以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和5g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层出不穷。数字转型已经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主题。数字转型导致了各种因素的重新配置、更智能的生产和制造、更精确的供需匹配、更精细的专业分工和更广泛的国际贸易,从而带来了从工业经济到数字经济的重大转型。世界经济论坛的“数字转型倡议”(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itiative)预测,从2016年到2025年的10年间,各行业的数字转型预计将带来超过100万亿美元的经济和社会价值。我们要牢牢抓住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机遇,为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注入新的强大动力。

数字转型为经济发展开辟新空间

数字转型丰富了要素资源体系,开辟了新的增长来源。在万物互联的趋势下,数据资源以每年40%的指数速度增长,成为除土地、劳动力、资本和管理之外的新的关键生产要素。此外,数据资源取之不尽,包含不可估量的经济和社会价值。同时,数字技术作为一种通用技术,改变了要素资源的禀赋结构,优化了资源配置效率。机器人等技术缓解了老龄化趋势下适龄劳动力的短缺,并显示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巨大潜力。

数字转型促进企业向智能敏捷组织转型。数字技术的应用改变了企业的外部环境和内部组织。一方面,企业通过互联网直接与用户交互,实时了解供求变化;另一方面,随着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和3d打印等数字技术的应用,内部生产变得越来越智能化和高效化。企业已经呈现出生产方式变革的趋势,如准确个性化、客户关系的长期服务、灵活模糊的业务边界、网络化的组织结构平台、开放系统的创新方法等。

数字转型促进线性产业链向智能生态群转型。基于平台的新产业生态不断发展和深化,从贸易领域向生产领域扩展。社会网络生态、电子商务生态、工业互联网生态、自动驾驶生态等智能工业生态系统不断形成和扩展。产业发展呈现出基于网络平台的集群化、基于数据分析的智能化和基于产业整合的服务化等新特点。

数字转型引发了市场交易模式的变化。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打破了传统市场交易的时空限制,大大降低了市场搜索成本,交易的个性化、长尾性和便捷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。在线交易正在蓬勃发展。伴随而来的现代物流和网上支付开始向线下延伸,迫使超市、便利店、餐馆、服装店等商业业态的数字化转型和效率提升,引发流通模式的新变化。

数字转型使世界经济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相互依存。互联网缩小了国家之间的距离,促进了商品、资本、技术和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和分配。跨境提供的服务,包括媒体、视听、金融、电信、创意、设计和其他服务正在增加。对跨境网络带宽和数据跨境流动的依赖也在增加,经济全球化进程正在深化。

中国数字经济转型的进展

中国高度重视数字机遇,发布了《国家信息发展战略纲要》。先后发布国家信息发展十三五规划、宽带中国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工业互联网、新一代人工智能等国家战略。制定了“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发展一体化”和“互联网”行动计划,积极拥抱各种新兴数字技术,为数字转型提供政策支持。主要措施包括:一是加快先进网络设施建设。中国加快部署先进宽带网络,实施提速降费。到2018年底,中国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将达到86.1%,移动宽带人口普及率将达到93.6%,居世界首位。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、技术领先的网络基础设施。第二,精简管理,下放权力,激活市场创新。推进商业体制改革,优化商业环境,激发全国创新创业热情,各种新技术、新形式、新模式不断涌现。第三,实施包容性和审慎监管,支持业务创新和发展。基于鼓励创新、包容和审慎监管的理念,中国为微信、移动支付和在线汽车预订等新模式的发展留出了空间。第四,探索政企合作新模式,提升政府服务能力。北京、上海、广东等地逐步开放了大量政府数据资源,支持社会组织基于开放数据开展业务和创新。同时,政府积极购买第三方云计算服务以降低政府信息成本,并利用企业解决方案构建“数字政府”,使“数据传播更多,大众传播更少”。

中国的数字转型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新阶段。截至2018年底,中国拥有8.29亿互联网用户,互联网普及率为59.6%。全国网上零售总额达9万亿元,占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3.6%,连续六年位居世界第一。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“三新”(新产业、新模式和新模式)经济增加值约为13万亿元,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.7%。依托巨大的国内市场,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成为继美国之后的重要创新力量。腾讯、阿里巴巴和百度这三家上市公司已经进入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。中国独角兽部队的企业数量居世界第二。

关于进一步推进数字转型的建议

纵观当今世界的发展格局,谁在信息革命中领先,谁就牢牢把握住了时代的主动权。谁占领了数字转型的制高点,谁就将赢得未来和发展优势。建议紧紧抓住数字转型的历史机遇窗口,根据科技经济发展的新形势、新规律,进一步完善和加强国家数字转型战略。

一是适度推进数字基础设施的部署。数字基础设施是未来经济发展的载体和前提。建议跟踪全球网络的演进趋势,提前规划未来5-10年国家基础网络系统,积极参与全球网络技术标准的制定,统筹配置国家频率资源,立足空天一体化,安全可靠,加快国内网络的部署、演进和升级,提升全球网络地位,进一步缩小地区和城乡网络差距。

二是加强数字经济的基础产业。我们应该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产业,特别是核心电子器件、高端通用芯片、基础软件等基础领域,就像我们重视工业经济时代的钢铁、石油、机床等基础产业一样。建议以下一代技术和产业生态为重点,加大基础研发投入,完善产学研创新体系,巩固优势领域,努力在全球产业生态中占据关键地位。

三是加快部署教育培训转型。建议着眼于未来就业结构和就业模式,制定未来5-10年教育培训体系转型规划。一方面应对数字技术革命带来的就业结构的影响,另一方面为未来数字经济的创新发展提供充足的人力资源。

第四,将对新格式实施更具包容性的监督。对于这些未知的新格式,我们坚持采取包容和审慎的态度。我们建议给予市场更长的“观察期”和更大的“容忍度”,以实现自我创新、自我进化和自我完善。对于发展中出现问题的新业务类型,我们不应该“一个人生病时给每个人吃药”,也不应该一棍子打死他们。我们应该鼓励创新,以不同的方式帮助改善治理。

五是加快数字经济相关规则的研究和制定。数字经济本身需要新的规则,包括数据所有权、数据跨境流动、数字权利、数字现金、数字签名、数据安全、隐私保护、算法监管等方面,应在适当时候同时进行研究,以建立新的规则。数字化转型也将给传统的行业监管、经济统计、税收制度、劳动制度等带来新的需求和挑战。面对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转型的趋势,做好制度趋同和规则创新工作。

第六,加强网络空间的多党协商和治理。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与陆地、海洋、天空和空间同等重要的人类活动的新领域。建议继续推动建立多边、民主和透明的互联网治理体系,并在网络空间建立命运共同体。在维护网络主权和网络安全的前提下,我们将讨论并建立全球数字贸易的新规则。我们将重点关注贸易便利化、电子认证互认、跨境数据流、知识产权保护、税收等领域,达成共识,进一步释放数字红利。

(马军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、研究员;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、研究员袁东明;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、研究员马援)

【字体: 打印 【浏览:2299次】
  • 相关阅读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kbistro.com仁宗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